左叶小说网

左叶小说网>英雄问鼎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借子房另辟蹊径(第1页)

第一百八十六章 借子房另辟蹊径(第1页)

六月的中原大地,天气十分炎热,到处见不到一丝的凉风。楚军的军营里,四处张挂的旗帜也懒洋洋地纹丝不动,一到傍晚,在绿茵茵的宿营地上,士兵们都躺着乘凉,大家一边休息一边驱赶着骚扰他们的蚊虫。第二天,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许多士兵就又躲到帐子里面去了。中午和下午更是酷热难耐,一些士兵还中了暑,严重的就呕吐起来。这时饮用水就成了大家的急需品,有些人即便是一顿饭不吃也没有什么,可要是一会儿不喝水就会怨气冲天。楚军将士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硬是撑到了七月上旬。

楚军的军营屯扎在巩县城外,这一段时间再没有和秦军发生大的战斗。可是这时的秦国已经接连得到赵贲的报告,说刘邦的军队盘踞在三川不肯撤离,这自然就引起了赵高的再次恐慌,他认为楚军的最终目标还是要攻打洛阳和函谷关,就把关中的兵力不停地抽调。这样以来,咸阳就变成了一座空城。张良在这种情况下,审时度势,就劝沛公撤离巩县。大家来到缑氏,张良又让沛公留下曹、樊二人守卫城池,萧何、张苍、靳强、靳歙、王吸、傅宽、召欧、薛欧、陈濞、吕泽、吕释之、周昌、武儒等人把守轘辕关,还让他们隔三差五地出兵在洛河南岸惊扰秦军,以此吸引秦国的注意力。其余人马全部撤回颍川。

沛公和子房来到阳翟。韩王亲自出城迎接。大家进城后来到殿上坐下。韩王就问洛阳的情势如何。子房就把秦军势大,不易攻取的情况做了汇报。韩王问沛公:“既然三川不易攻取,将军还怎么进入关中呢?”沛公道:“现在秦人忽视了武关,我打算听从张司徒的建议,另辟蹊径,南下攻打武关。”韩王道:“你们都离开了,秦军再来攻颍川可怎么办?”沛公道:“缑氏有曹、樊二将把守,萧何又守卫轘辕关,秦军断然不会打进关来。我若能尽早攻下武关,就把秦国给灭了,赵贲守卫洛阳就没什么意义啦!现在大军每天都要耗费很多的粮食,还不如把粮食节省下来攻打秦关。”韩王大喜道:“如此说来,寡人就没有什么可忧虑的了,不知将军何时起兵?”沛公道:“我打算明日就动身。”子房道:“将士劳顿,天气炎热,还是等立秋了再出师也不迟啊!”沛公道:“先生不是常说‘兵贵神速’吗?如果拖延时日,就怕秦国人向武关增兵。”子房听了沛公的话,就道:“那好,明日我与大王送将军出征,祝您马到成功!”沛公听了这话,就赶紧问子房道:“难道先生不和我一起入关吗?”子房答道:“我留下来坚守颍川,这样将军就没有后顾之忧了。”沛公道:“先生,这一路承蒙您的谋划,一切事情才有所好转,不过攻克武关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如此艰巨的任务,若是没有先生的谋划,我心里真还没有底啊!”韩王道:“司徒若是离开寡人,寡人就像是失去了左右手。”沛公就对韩王道:“大王说的没错,可是入关灭秦,关系重大,我若是没有先生,也像是失去了左右手。臣斗胆请求,请大王允许我暂时借走子房先生,等我入关灭了秦国,就将先生送还给大王,不知大王尊意如何?”韩王就为难道:“只是寡人早晚还要和他商议事情呢。”沛公见韩王不肯让子房走,就干脆跪在地上,诚恳地请求道:“大王,希望您垂怜关中的那些百姓,他们盼望我们就如同农夫在大旱天盼望甘露啊!现在子房先生不随我同去,我就成了盲人摸象,瞎子过河啦,希望大王能理解我此刻的苦衷。”说罢竟然长跪不起。

子房见沛公如此,大为感动,就上前扶起沛公道:“既然刘将军认为我很有用,张某愿效犬马之劳!”沛公见子房答应了他的请求,就感动得泪流满面,就对子房深深地一拜。这一拜,竟然就拜出了四百年的大汉基业,这就叫好风凭借力,扶摇上青云。这对子房先生来说,也何尝不是他的心中所求啊?十年前他就在博浪沙行刺始皇帝,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刺秦谋秦,应该说他才是山东最早掀起反秦浪潮的第一位大英雄。现在时机成熟,力量具备,这正是消灭秦国的大好时机。有道是‘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’。借他人之力为自己所用,才是智者。“借力”是一种豁达,更是一种智慧,也是一种可以成就大事的最高境界。也就是说团结才有力量,合作才能成功。“借力”就是聚集多人的智慧,联合多个方面的力量,以达到成功的目的。沛公之力借子房之谋,子房之谋亦借沛公之力。这种互借他人之力而成就大业的历史先河,就是张良和刘邦开启的,这对后世想干一番大事业的人来说,也是非常值得借鉴和学习的。有诗叹道:

自古英雄胆气豪,鲲鹏展翅在今朝。

看帆若是天风顺,不怕惊涛万丈高。

当下,子房又对韩王道:“大王,现在han国也基本安定了,料无别事,臣所虑的还是暴秦未灭。眼下入关时机大好,若能灭掉秦国,何尝不是我们大家的愿望?”韩王见子房如此一说,就道:“那好,寡人就在颍川静候佳音,希望诸位早建功业,诛灭暴秦!”忽然殿下有一人挺身而出,大声请缨道:“大王,我也愿意贡献微薄之力,跟随司徒入关灭秦!”韩王一看,原来是公子信,他是原韩襄王的庶孙,公子虮虱之子,生得身材高大,孔武有力,就欢喜道:“有公子入关,也能为寡人增添荣耀啊!”子房就让公子信率领韩军听从沛公的指挥。沛公又对子房道:“先生,现在我们是不是没有后顾之忧了?”子房又坦诚道:“我所虑者还有一事。”沛公就问是什么事情。子房道:“轘辕关虽然很放心,可我担心赵贲若是出荥阳从北面来抄颍川的后路,那可怎么办?”沛公就爽快地道:“这有何难?我再让周勃去把守新郑,颍川将会万无一失。”就召来周勃吩咐了事情,又对郦食其道:“先生颇有智谋,此番也烦劳先生同去把守,我就一百个放心啦。”郦食其就接受了任务,与周勃出发了。张良这才放心地对沛公道:“这样我们南下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!”沛公大喜。

次日清晨,楚韩联军在阳翟南郊集结,忽然有韩军的军探前来报告,说南阳郡守吕齮到阳城据守,还下令各地要严防死守,若轻易丢城失地者,诛灭全族。沛公大笑道:“这都是让杨熊给吓的。”子房听说南阳郡守亲自守卫阳城,就赶紧打开地图观察,过了一会儿,就对沛公道:“我们应该派出一支奇兵。”沛公就问:“何谓奇兵?”子房道:“就是在双方对阵之时,忽然有一支出奇制胜的军队杀向敌人,他们有扭转局面的作用。”于是指着地图上的一条路道:“沛公您看,这条路是以前楚庄王问鼎中原时,从南向北走过的。我们若是派出一支军队反其道而行之,突然到达宛城以北,就有出奇制胜的效果。”便建议沛公把军队分成三路,他说:“第一路称右路军,由灌婴将军率领,西向沿着颍水向上游前进,翻越伏牛山,再经过淅川河谷南下,奇袭郦县。郦县在宛城以北,对夺取南阳有很大的作用,这一路就叫作‘奇兵’。若是灌将军能提前到达,宛城自然就在掌握中了。”灌婴就接受了任务。子房又道:“这第二路就称中路军,由沛公您亲自率领,我们走西南大路,从正面进攻敌人,这就叫‘正兵’。”沛公称奇道:“很好啊,先生对天下的道路竟然了如指掌,真可谓是对诛灭暴秦用心良苦啊!”子房又继续道:“这第三路就称左路军,由郦商将军率领,可直攻叶县,然后南下夺取宛城南面的胡阳城,这样我们的三路军队就对南阳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,这一路可以称作是‘副兵’,就是辅助正兵作战的意思。”郦商就接受了任务。沛公听了子房的用兵方略,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,就传令道:“三军鸣放号炮,立即出发,我们一定要稳稳地拿下南阳!”

在通往南阳的官道上,沛公的军队依次序进兵,一路秋毫无犯。沿途百姓听说沛公仁义,都夹道迎接。前方到了犨县,忽然探马来报,说县令桓戚下令死守城池,坚决不能放楚军过去。沛公驱兵大进,来到城下,就令军士叫阵。一会儿城门打开了,只见县尉郭开杀出城来。他全身披挂,年纪三十岁上下,使一杆长戟,很是威风。沛公就令夏侯婴出战。夏侯婴驰马来到战场。二人战了十几个回合,郭开不敌,逃回了城中。郭开来到城中,对县令道:“楚将武艺高强,单挑无法获胜啊!”县令就召集大家道:“郡守大人有令,我们若不死战,杨熊就是例子啊!”因此秦军个个都抱着战死的决心齐心守城。沛公见秦军不出,只好传令围城攻打。可是周围比较平坦,又有护城河阻挡,楚军无法攻到城下,就用发石车从远处攻城,大石头打得秦军头破血流,无处躲藏。

相持了数日后,县令桓戚越来越没有底气了,就与大家商议办法。县丞韦纾道:“听说刘邦斩蛇起义,英雄莫敌,更兼张良替他出谋划策,这就是劲敌啊!自从刘邦西犯以来,王离、杨熊、羌原、赵贲都不是对手,何况我们!”县令桓戚就问应该怎么办。韦纾道:“刘邦是贼首,若能除之,大事就安定了。”郭开道:“刘邦又不会上阵,怎么能除掉他呢?”韦纾思索了一会儿,就道:“我有一计,可以除掉刘邦!”桓戚就问是什么计策。韦纾道:“今晚先向他们射去一封书信,就说我们愿意投降,专门请刘邦进城商议此事。等刘邦进城后,大人就设下酒宴款待,我们再找来一些歌姬舞女助兴。我听说刘邦贪酒好色,他一定会得意忘形。等到此贼大醉之时,大人就以摔杯为号,我们的甲士突然杀出,就将刘邦斩杀在席间。如此贼军就会群龙无首,不攻自破,我们南阳就高枕无忧了。”桓戚思虑了一会儿,大喜道:“我们别无他法,只能走这步险棋,就怕刘邦不敢进城啊!”韦纾道:“他若不敢进城时,我们再找借口羞辱他。”县令大喜,当时就写好了假降信。

天黑后,沛公正在和子房等人商议事情,忽然有人进来说敌人从城中射来了一封书信,正好射在中军的旗杆上。沛公就打开信看,见上面写着:

桓戚受郡守的重托,本来不应该对国家怀有二心。但是根据当前的形势看,用南阳弹丸之地来抵抗您的十万大军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。南阳的将官,无论是智者还是愚者,都是很清楚结果会是怎么样的。但是前一段时间,赵高因为杨熊将军作战不力,就被杀害了。而我们这些人即使拼死战斗,到头来还是免不了会被杀死。现在请将军亲自来谈判,我们愿意和将军达成共识,然后放弃抵抗,以保全城军民的性命。书不尽言,泣血拜上,请不要怀疑。

沛公就将信给了子房观看,子房看后道:“理由似乎很充足,但还难以分辨真假。”大家就一块商议讨论。纪信道:“沛公,我们何不将计就计,进城一试呢?”夏侯婴道:“如果敌人有诈呢?”纪信就蛮有把握地道:“不闯龙潭虎穴,焉得蛟龙猛虎?况且桓戚等辈都是鼠辈,有何惧怕?今日若是不进城去,还会被他们耻笑。我与沛公长相极为相似,我愿意化装成沛公进城谈判。就算敌人有阴谋,难道我会怕一个小小的县令吗?”夏侯婴一听这话很有气魄,就道:“对对,我二人愿意进城去谈判,若是敌人耍什么花招,就做内应。”子房听了二人的话,看着纪信很像沛公,就称赞道:“此计甚妙!你们二人进城后,若有意外,就立即发送信号,我们内外夹击,城池将唾手可得!”就让沛公和纪信调换了衣服。纪信穿上了沛公的衣服,确实像极了沛公。众人都一齐夸赞道:“这简直就是双胞胎啊!”沛公大喜。大家计议妥当,就簇拥着纪信来到了营外。纪信来到城门下对秦军道:“我刘邦真诚和你们商议事情,希望你们不要欺骗我!”就和夏侯婴及一百名军士向城中走来。县令果然打开了城门,但他只让纪信、夏侯婴等十几名军士进城,其余的都被挡在了城门口。子房已经知道县令有诈,就让沛公做好攻城的准备。

县令领着纪信和夏侯婴来到府衙的大堂上坐下,双方都互相客套了一番。时间不大,酒肉也都摆上了,还走进来了十几个女孩跳舞助兴。纪信也装作是很高兴的样子。席间桓戚、韦纾、郭开等官员就一齐向纪信敬酒。纪信和夏侯婴十分警惕,勉强喝了几杯。一会儿纪信就假装是喝醉了,还盯着女孩看个不够,十足一个胸无大志的纨绔子弟。又拉着桓戚的手道:“我奉怀王之令夺取南阳,大人若是投降了楚国,将来我若被裂土封王,就一定让大人做我的丞相啊!”然后还说些十分无趣的话故意拖延时间。秦国的官员见“沛公”如此熊样,都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。县丞韦纾见沛公确实是个无用之人,就轻蔑地向桓戚使了个眼色。桓戚突然挣开了纪信,将杯子摔碎在了地上。歌女们见此都惊得一哄逃散。忽然外面杀声四起,一群甲兵冲进了府堂。纪信突然一个健步冲过去,先将县令的佩剑夺了过来,然后将桓戚劫持了。夏侯婴更是眼明手快,猛地拔出剑来一剑将郭开刺死在堂上,然后提剑在手,大叫:“妄动者格杀勿论!”这时甲士们见县令被纪信劫持着,也都不敢动手。就在这时,门外早有人放起了号炮。沛公和子房听到声音,就立即率领大队攻城。城门口的楚军便挥刀猛砍秦军,一会儿就把城门给打开了。

沛公来到府衙时,桓戚发现出现了两个沛公,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。沛公看着桓戚呵斥道:“你这狗东西为何骗我?”桓戚大叫饶命。沛公就没有杀他。然后问这是谁的馊主意。韦纾就大声道:“是我的主意!”沛公看着韦纾道:“你们不是说南阳是弹丸之地吗?为何还要抗拒楚军?”韦纾义正词严道:“我们为国家尽职尽责,事情不成是天意,岂能将城池拱手让人?”沛公道:“既然是天意,你就降了我,今后还能有所作为。”韦纾大声道:“壮士宁死不投降!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沛公大怒,就让军士将韦纾押了出去。韦纾至死骂不绝口。桓戚却瘫倒在地上起不来了。沛公就占领了犨县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

最新标签